久热爱精品视频在线

    1. <li id="b4hf4"><acronym id="b4hf4"></acronym></li>
      <th id="b4hf4"></th>
      <li id="b4hf4"><tr id="b4hf4"></tr></li>
      <button id="b4hf4"></button>

        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行業 > 奮戰武漢“小湯山”,有些事只有一線工程機械人知道

        奮戰武漢“小湯山”,有些事只有一線工程機械人知道

        【鐵甲網 原創】2月2日,備受關注的火神山醫院建設施工暫告一段落,后續將移交軍方管理。就在這一天,鐵甲網采訪了多名在現場施工人員。

        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,有些是因為封城而被迫留在武漢的外地人;也有不顧個人安危和家人勸阻的武漢90后義工,還有一晚上緊急征集50臺設備的施工單位,更多是想報名參與醫院施工的普通機手,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身份,叫工程機械人。
        我們嘗試從他們的視角還原在這場抗擊疫情的戰斗中,發生在這些工程機械人身上的點點滴滴。
         

        01>>
        講述者:鐵甲論壇甲友葛超
        1月29日入場雷神山

        2月3日,葛超剛結束前一天的晚班,下午四點才起床,在準備晚上七點的間隙,他接受了鐵甲網采訪。2月4日中午他拿到了工地的退場計劃通知書,隨后是長達14天的自我隔離。


        圖:葛超在雷神山施工現場

        我是1月29日到達雷神山醫院工地現場,我們本地的建筑包工頭跟中建三局有合作,通過他們的介紹進場的。由于進場時間比較晚了,本來是想開挖機的,那邊人手夠了,就分配到了扎鋼筋的活兒。我們實行三班倒工作制,其實每天工作6個小時,第一天來就安排了通宵。


        圖:葛超和隊友在日夜兼程趕進度

        單身一個人住 去的時候就跟父母說了一聲

        在武漢疫情爆發的大環境下,工地的安全措施非常到位,每天量體溫,超過37攝氏度就會被隔離,工地上出現過,但是自己的包工隊沒有異常。

        圖:工地上的夜宵

        圖:工地上的正餐

        要說工地上有什么困難,那就是吃飯難,因為現場施工的人員太多,吃飯要排很長的隊,一次下來沒有半個小時是吃不到嘴的。另外就是,我家在武漢最北邊,靠近王家鎮,所以這次吃住在工地,當時時間比較緊,換洗衣服都沒有帶,到2月3日,我已經進場6天了,渾身不舒服。

        圖:2月4日接到剛接到工地退場計劃書

        作為武漢人,我們認為注意自我防范,出門戴口罩,講究衛生,疫情并沒有那么可怕??赡苁且驗橐恢痹谵r村的關系,在來工地之前,自己在家里隔離,農村的蔬菜糧食沒有武漢城區緊張。我現在單身,一個人住,沒有跟父母一起住,當時來的時候就跟他們說了一下。
        剛接到工地的回程通知,可能一兩天就結束回家了。


        02>>
        講述者:因封城滯留武漢的鄭成
        1月23日 在武漢值班

        1月22日,公司搞完了年會,我留下來負責撤場,原以為關掉辦公室的燈就可以回安徽老家了。哪知道1月23日武漢封城,我們成了最后鎮守武漢的公司代表,過年也回不了家,只能在武漢值班。


        圖:雷神山工地一角

        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需要緊急施工,很多設備在一個月前就停工了,大家都準備回家過年。接到這個緊急任務,我們在開工前趕緊把設備檢修一下,這樣才能保證高強度施工下,設備不掉鏈子。
        火神山醫院2月2日已經掛牌,移交軍方接管。醫院建好了,當地的村里面給我們這些施工人員或者義工打電話,讓我們施工完以后不要回家。我們肯定是要回家的,也要自我隔離一陣子。聽到這句話,我還是有點心酸。
        我在武漢租房,小區的門衛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——我們之間要保持距離,但我相信一切會過去的!
        我雖然留守武漢,身體狀態沒問題,現在就每天量體溫。在沒有發生這個事情之前,我一年回家的次數也不多,逢年過節會回家看看。今年卻不能回家,家里的小孩也經常打電話來,詢問什么時候回家。我家里兩個孩子,一個10歲,一個剛剛3歲。過年回不了家,挺想他們的。


        03>>
        講述者:主機廠商駐武漢代表孫主任
        1月23日 在武漢值班

        身邊的朋友知道我們留守武漢,通過各種形式給我們捐贈口罩、消毒液等緊缺物資,我的車有通行證,可以自由通行。所以,一些社會捐贈物資我們也幫忙會送到社區和醫院。


        圖:幫競品運送配件修挖機的工程機械人

        同樣是因為交通管制,在現場施工的挖機需要的備件、缺失的東西很難及時供上。上一次送貨成功還是因為,我們公司有人在火神山當義工,他的車有公安局頒發的交通通行證,才把我們自己的客戶和日立的客戶缺的配件送過去。

        十幾天紅火之后的寂靜

        兩個醫院的施工現場有300臺設備,這些參與施工的設備基本上涉及到每個品牌。我們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力量,貢獻了我們自己該貢獻的力量。目前,受疫情影響,不管是我們自己家的客戶,還是說是其他品牌的客戶,目前都處于停工、或者是沒有事情做的狀態。對于工程機械行業來說,這個打擊是挺大的。我們也是考慮這方面,公司也在想辦法跟總部那邊溝通,然后考慮客戶的一些難處。
        通過跟我們的客戶溝通,他們現在也擔心,在武漢市這個疫情的重災區什么時候可以開工,挖機一定要在工地上才能夠體現出自己的價值。疫情帶來的停工波及面真的是很大,可能說我們十幾天的熱火朝天,過了之后,真的可能面臨更長時間的停工,開不了工的這樣狀態,日子會挺難熬的。


        04>>
        講述者:施工方設備組織者李堂
        1月23日入場火神山施工


        圖:為火神山連夜組織設備的李堂

        我叫李堂,除夕夜一夜之間組織了50臺設備,當時大家都在過年,挖機駕駛員沒有那么充裕,自己、兒子、親戚都上手了,人才湊齊。后續幾天施工,最大的難度也是加班加點的司機比較少,在1月27號前后,我這邊還缺5、6個司機,但是由于通行證太難辦,很多司機進不來。

        視頻:李堂介紹火神山施工情況

        在鐵甲網采訪我的當天,國家總理來我們工地督陣指揮,平常我們都覺得自己就是工地上的農民工,但是那一天,我們施工人員特別激動,對克服困難更加有信心了。
        還有一點,我組織設備進來都是有報酬的,但是在武漢肺炎的非常時期,又重疊了中國農歷新年,人員并不是很容易叫齊,難度還是挺大的。

        由于疫情的不確定性,我曾經在1月28日的時候接到過中字頭的電話,讓我再準備10臺設備,20名可以加班加點的駕駛員待命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05>>
        講述者:武鋼下屬礦山挖機機主胡新
        1月25日 入場雷神山醫院

        圖:正在雷神山施工的大挖

        我是1月25日接到命令到雷神山施工,負責打破碎,1月29號撤出場地。
        當時最困難的吃飯,吃飯人太多了,排列需要等很久。我們都是集中吃飯,這時候很怕被傳染。所以我們很多工友自己帶干糧。

        天時地利人和的雷神山

        雷神山醫院是在原來停車場的基礎上施工,比火神山施工工序少一些,至少節約了3~5天時間。施工位置在軍運村3號停車場,長1500米左右,300米。雷神山醫院醫務人員住的地方全部都已經建好了,現在建設的是隔離區和病房。
        我的設備在現場負責破碎路面,開挖埋污水和雨水的管路,還有挖醫用的化糞池。跟平常施工的工序都是一樣,無非就是卡進度,一臺挖機派10個人在埋管子,平時不會有這么多人。一開始進場駕駛員沒有那么多,自己開,連續48小時在車上,就趁吃飯休息了7、8個小時。


        圖:雷神山排隊吃飯被很多現場工人吐槽

        在我看來,雷神山醫院占了天時地利人和,我們大部分施工人員是從附近的礦山調來的,而且施工需要的材料礦上也能提供。醫院位置處于武漢南部,相比蔡甸區,交通更便利些,不像火神山那邊管制的那么嚴。還有我家就在江夏區黃家湖附近,離工地5、6公里,進出工地也便利些。

        有點杯水車薪的無力感

        我以前參與過2016年的抗洪搶險,抗洪搶險你是可以通過工程施工控制至少99%,但是這個肺炎疫情不一樣,它屬于傳染病,畢竟有好多人沒有病床、住院難,我們施工的時候多少有點杯水車薪的無力感。


        圖:超越很多人想象的施工進度

        后續武漢不會再建設更多的“小湯山”醫院,我聽說政府已經打算通過征用那種酒店、山莊和農家院。計劃把那些沒有確診疑似病人安置過去,等他確診了之后再轉到醫院去,把更多的床位留給確診的病人?,F在的問題是疑似病例和確診的病人都擠在一個醫院里,感染的幾率更高。
        其實我們是寶武武鋼資源集團烏龍泉礦業有限公司派過去的,當時過去了18臺設備,沒有想過報酬,先去干活,以后的再說。當時的話,我感覺就是說希望盡快把這個工程搶完,可以盡快回家,其他的事情都沒考慮那么多。


        06>>
        講述者:火神山義工魏巍
        1月28日 入場火神山醫院

        圖:自愿報名去火神山當義工的魏巍

        我是大年初四5:30從家里出發的,因為我有車輛通行證,幫同村的朋友送物料到火神山施工現場去。別人說我去當義工是受什么觸動,其實不是,我大學學的土木工程,畢業之后也是搞工程的,就想自己能夠為火神山建設出一份力而已。

        我最開始去的時候,也想到過等工程結束后要隔離,所以我只告訴了家人,他們也是特別擔心,但我堅持要去,所以我也感謝我的家人。

        曾一天一夜沒吃上飯

        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都是流水線作業,我的工作就是在吊車把活動板房的板吊起來之后,用螺栓把它裝起來。因為這個工地是從無到有的,工序一個都不能少,平場地、到混凝土、安裝板房、走水走電,安裝電器,它都是一步一步的流水作業來做的。一般都是兩三天就做完撤場,然后進入下一個工序。

        圖:臨時搭建的供施工人員休息的板房

        在整個參與施工的過程中,我們個人遇到的都是小困難。我們幾千個工人辛苦一下,相互理解一下,也都可以挺得過去。

        印象深刻的一次困難是吃飯。初五那天我做夜班12個小時,因為車子要限流,下班之后從施工項目部走走3公里左右,到住的活動板房那邊睡覺。當天中午就沒有怎么吃飯,下午17:30又從那邊過來,結果那天的晚飯沒有安排好,我們一起的工人就一整天沒有吃飯,大家沒說啥,晚上繼續干活。 

        幾十秒的沖突被放大了

        我感覺其實最難的是中建三局,他們需要組織、協調整個工地。由于施工現場的有限空間聚集了大量的設備,想要統一步調非常難,所以效率是一個大問題。

        圖:魏巍正參與雷神山活動板房的搭建

        在高強度的施工高壓之下,每一個人都想把自己所做的工作做好,都認為自己的事情很重要。干活的時間又長,大家情緒積壓了很久,壓力都很大,所以就會有一點言語上面的沖突。

        晚上天氣也比較冷,板房都是鐵皮的,然后一到半夜凌晨的時候,上面都會有水珠結成霜,工人在上面走一不注意就會摔倒。有時候夜班要上12個小時的班,凌晨三四點鐘寒氣過來了,真的沒有地方可以躲。

        其實看什么東西都可以看,都沒有任何問題,就像我們剛才說的那兩個事例一樣,火神山工地沖突也好,主持人戴口罩播新聞也好,需要大家換位思考,你不在現場,你可能理解不了他們的工作環境是什么樣的,但是你如果做過,你可以對他們感同身受。

        武漢本地人心態如何?

        據我所知,在我們村子,大家都還是很樂觀的、很冷靜的,基本上路上都已經看不到村民在走動,特別安靜。大家更害怕的是,其他人見到武漢人,就會覺得在武漢人身上可能潛藏著疑似病毒。 

        現在每家每戶基本上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狀況。其實我倒是不怎么害怕,這只是眾多疾病當中的一種,等這個事情過了,我們生活也會歸于平常的。 

        我有一個朋友,孩子剛剛出生就呼吸不了,一直在醫院里面治療。父母是非常難熬的。所以今后,即使我知道我身邊有這樣的人,他們出現了這樣的疾病,不管好了還是沒好,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行動去關愛他們,而不是因為他們有這個疾病,然后去害怕跟他們接觸。

        圖:身在農村的人還有喘息的空間

        因為我幾個非常好的朋友,大家群里面也就是幾個人,大家會發一些文章在群里面,前面幾天都還好,然后這幾天,突然一個朋友就在里面發脾氣了,他說你不要再發這些信息了……

        我現在反而更關注的是在武漢市區的朋友,他們在那個狹窄、比較封閉的空間里面一待就幾百個小時,他們就接受不了這種信息。你說我們還可以去稻田那邊,在家里從一樓走到二樓,還可以鍛煉一下身體,他們已經不允許這樣去做了……


        07>>
        講述者:武漢挖機機主董國橋
        1月23日 3臺設備入場火神山醫院

        我叫董國橋,是一名武漢人,經營著一家施工公司,從2019年開始陸續買了6臺小挖。一個星期前,從漢陽市政的朋友得知武漢要建火神山醫院急需設備,我的3臺挖機迅速進入了火神山醫院的施工一線,從醫院開工到完工這段時間,6臺設備一直在施工一線待命。
        當時自己挖掘機就在武漢市里,離施工地也不是很遠,由于當時進出很難,進場是由漢陽市政全程負責的,拖車都有專門的通行證,他們負責轉運到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。

        照顧好司機就行

        由于當時武漢已經封城,雖然我自己沒能趕赴前線,但用另一種方式將挖機帶到了一線奮戰。因為挖掘機的鑰匙年前我自己帶回老家,武漢封城后,很難將鑰匙送到挖掘機旁。后來我了解到,代理商得知挖機要去施工一線,就近將鑰匙送到挖掘機所在地,保證了挖機順利進場工作。

        圖:施工一線仍然還在忙碌的工程機械人

        當時情況緊急,并沒有詳談錢不錢的,作為武漢的市民就算沒有報酬也要上,也要盡自己的一份力量,正好挖機就在武漢當地,當時我就一個想法,挖機掙不掙不無所謂,就是把司機的工資和吃住照顧好就行,就算不給臺班費也沒事,盡綿薄之力是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        他們都關心你飛得高不高,我們關心你累不累。我們向依然奮戰在火神山、雷神山的一線建設者致敬!向所有無私付出的勇士致敬!你們辛苦了!

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我要評論
        表情
    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    久热爱精品视频在线
          1. <li id="b4hf4"><acronym id="b4hf4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    <th id="b4hf4"></th>
            <li id="b4hf4"><tr id="b4hf4"></tr></li>
            <button id="b4hf4"></button>